一条很废的咸鱼

六一了当然要像个小孩一样

来自懒癌的拼命挣扎,两小时产物,赶上末班车,时间来不及匆忙结尾,一篇写的不像六一的六一ε=ε=ε=┌┤*´д`├┘

艾玛变小了,大概是翻阅了库特的弗列格游记,只是这本书明明只会将人变小,将年龄变小还是第一次见,难道因为今天是六一所以这是给我们的一个惊喜?
此时,年幼的艾玛站在桌子下,身上穿的是一件衬衫,这件衣服对小艾玛实在是太大了,松松垮垮的搭在她的身上,稍微动一动就会滑下来,这不,小艾玛刚刚动了一下,小小的肩膀就漏出来了,长长的袖子遮住了艾玛的手,大大的草帽盖在艾玛小小的脑袋上,现在的她一脸单纯无辜,安静的像个可爱的“小天使”,而不是像之前那样的“小恶魔”
她的眼睛是翠绿色的,像她照料的植物一样,眼底没有那些深层的东西,有的只是像小鹿一样湿漉漉且清澈的眼睛,所以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这句话一点也不假,如此澄澈的眼神,只一眼就能看穿她的内心
“笃,笃”敲门声在这时响起,只是艾玛现在的样子又怎么能开门呢?

今天是六一,艾米丽本来想找艾玛一起出去走走的,顺便准备挑礼物送给她,可敲门没人回应,就只能先放下上等人的礼仪进入艾玛的房间
“不好意思打扰了,我进来了”于是敲门的人便推开了门,但刚进门,看见眼前的场景就楞在了原地
面前的这个小孩是谁?
艾玛?不对,这不是艾玛吧?艾玛怎么变小了?可是艾玛的房间怎么会有小孩?可是这个小孩还穿着艾玛的衣服?
种种疑惑充满了这个医生的头脑,艾米丽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库特平常一直看的那本弗列格游记,可是她明明记得那本书只能将人变小不能将年龄变小啊?她可不记得这本书什么时候有了这“特异功能”,平常冷静的艾米丽已经在看见变小的艾玛时就变成了呆愣,脸上的表情也变得不知所措,嘴巴张了张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呆呆的看着面前的小孩

“艾玛?”艾米丽艰难的开了口,毕竟对一个小孩叫艾玛可能有些不切实际,可是种种的迹象表明,自己面前的小孩就是艾玛
此时的小孩听见有人叫自己,好像结束了放空一样,回过神,看到房间门口站着的医生,原本毫无波澜的眼神突然变得炯炯有神,眉眼弯弯的充满了笑意,眼睛发光一般的盯着艾米丽,张开嘴发出了奶声奶气的声音
“天使!天使!”
艾米丽笑了笑,果然还是那个就是艾玛啊,一点也没变
“说过多少次了,我不是天使,是艾米丽·黛儿,你可以叫我艾米丽”
“好的!天使!艾米丽!天使!”
“噗…你到底有没有听进去啊,叫我艾米丽”
“天使!天使!”
“跟我念艾·米·丽,艾米丽”
“……天使!艾米丽!天使!”
看来要让她改口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呢

艾米丽抱起了艾玛,准备带她去找瓦尔莱塔要一件合身的衣服,毕竟原本的衣服太大了,总不能松松垮垮的穿在身上,冒着随时都会走光的风险,随时都会被衣服绊倒的危险,艾米丽带着艾玛走向了瓦尔莱塔的房间
“天使!艾米丽!我们去哪!”小艾玛显得很兴奋,因为终于离开那个房间去玩了,而且更重要的是和自己的天使待在一起,真是开心到爆炸!
“我带你去找瓦尔莱塔拿衣服,还不知道你这样要维持多久呢”
“不要不要!我要和天使在一起!这样挺好的!”艾玛的头摇的像个拨浪鼓一样,她不愿意让其他人打扰她和艾米丽的独处时间
“可是这样宽大的衣服很危险的”艾米丽可不敢保证这个庄园没有萝莉控什么的,所以艾玛这样很危险,虽然某种意义上,艾米丽已经是个萝莉控了
“不去不去!就要和天使在一起!”艾玛趴在艾米丽的肩膀上尽情的撒娇,她就是不想让其他人打扰她们
“哈,为什么,给我个理由艾玛”艾米丽忍不住发出了笑声,艾玛小小的样子也挺好的,至少可以这样和我撒娇
“不想让他们打扰我和天使!我想和天使独处!”艾玛义正言辞,但是小小的样子和奶声奶气的声音实在没什么气势
“那还有什么理由呢?”
“哼,他们都是坏坏的小饼干,因为会打扰我和天使的独处时间!天使也是小饼干,可是天使不一样,天使是我最不舍得吃的那一片,是我要留到最后,保存到最后的小饼干!”小艾玛在艾米丽的胸前找了个舒服的地方埋了进去,嘴上还说着撩人的情话

“……”艾米丽觉得自己此时的脸一定红透了,明明艾玛现在那么小的一只居然还这么会撩人,……呜,真是没办法拒绝的情话
“天使?艾米丽?”艾玛见艾米丽久久没有回话,疑惑的抬起了头,看到的只是艾米丽不知所措乱飘的眼神和红透的脸
“咦?天使这是生病了吗?!怎么脸那么红?我们快回房间休息!”艾玛看着艾米丽的样子,只有一个反应,居然是艾米丽生病了?但是也不能怪艾玛,毕竟她现在还是个小孩,还没有害羞的感觉
“…不,不用了,我想只要艾玛我就能好了……”
“为什么?……唔”艾米丽低下头,亲亲的吻上了艾玛的嘴
嗯,软软的

“呯”眼前一道白雾,艾米丽感觉自己手上的重量没有了,一瞬间慌张了起来
等到雾气散开,看到的是已经变回来的艾玛,此时正坐在地上看着艾米丽
“艾玛?”
“艾米丽,我变回来了,六一也要结束了”
“……嗯,可是你的礼物我还没……”
“没关系,我现在先送你礼物”
只见艾玛像变魔术一样从背后掏出一朵玫瑰花,上面的刺已经被细心剪掉了,一看就是艾玛所为,为了保护自己的天使不被扎伤
“我的天使,六一节快乐”

[园医园]单向暗恋(一)

标题还没想好先用这个……
本来想在昨天发文的|ω•`)
略有律医(因为找不到哪个能当艾米丽的男朋友了,马上分手!)
懒癌发作,后续怕不是要写很久_(:3 」∠)_

艾玛·伍兹觉得自己最近是病了,不然为什么每天都能想起那个那位医生,甚至在监管者没出现的时候,心还跳的那么快
自己难道喜欢上她了吗?一见钟情?我居然喜欢上了只见过一面的她啊,也对,她替我解了围,她看着就像一个天使,那样的美好,明天也去和她聊天吧,我想更了解她……

原来她叫艾米丽·黛儿,多么好听的名字啊,原来她和莱利先生是一对?怎么可以!莱利先生怎么配拥有我的天使!可是我们也才认识一天而已,而且她会喜欢女孩子吗?
我不知道……我只能默默的在她身后,以朋友的身份看着她

每次看着她和莱利先生在一起我的心里都会微微犯酸,既然她会选择和莱利先生在一起,那她一定喜欢他吧,那我应该是没机会了,那我就做她最好的朋友吧……

她们的关系在一天天的好起来,艾玛·伍兹会每天到艾米丽的房间前等她一起参加游戏,没有分到同一场的时候,艾玛·伍兹会在结束的地方等她,当然,一起的还有莱利先生
但是每次有那个莱利先生的话,她和艾米丽就说不上几句话,只能在他们背后默默看着他们,尽管艾米丽有叫艾玛到她旁边来,艾玛也拒绝了
「我上去干嘛,我只会更加难过……」

一个月后,艾玛发现莱利先生最近一直都没有出现在艾米丽身边,这个发现让她有点开心,脸上的笑容有点控制不住,甚至想蹦起来,在游戏里拆椅子也拆的更快了
到了晚上,艾玛的房间门被敲响了,艾玛疑惑的下床,打开门,是艾米丽!
她此时穿着睡衣站在艾玛的房间门口,脸上的表情有点悲伤,还有几道若隐若现的泪痕,艾玛猜到艾米丽来找她的原因了,她有点心痛的把艾米丽带进房间,关上门,领着她坐在了自己的床上
“艾玛……我……”
“不用说了,我都知道了,你们……”
“怎么办艾玛,我舍不得他……”
艾米丽抱住艾玛哭了起来,泪水沾湿了她胸前的那一片衣服,艾米丽哭的几乎发不出声音,只能抱艾玛抱的越来越紧,艾玛内心一阵抽痛,她的手举起又放下,她不敢触摸她的天使,她怕,怕被天使发现自己的心意,怕被发现后天使会远离自己,她怕……
「如果不能成为恋人,至少我能还是你最好的朋友,我还有理由呆在你身边」
这样想着,艾玛似乎心安理得的抱住了艾米丽,拍拍她的后背,安慰她不要为了莱利先生哭泣,只是忽略她微微颤抖的手,一切似乎都显得十分美好,完全就是一副姐妹情深的样子,安慰失恋的闺蜜,呵……

我错了,我对不起你们,是我太蠢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才发现文只剩一半了,突然告诉我有敏感词,截图重新发一遍(இωஇ )

[缩小梗]嘤嘤嘤的小云梦×萝莉控(?)华山

突然沉迷小云梦,小云梦超级可爱的啊!求出小云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顺便求你们了,华云百合了解一下

年幼的小姑娘穿着一身云梦的衣服,手上抓着一个只比她小一点的灯,顺便扛在了肩上,小小的就像一只小团子,说话奶声奶气的,一点也没有当初那个暴力奶妈的样子
“嘤嘤嘤,我变成这样了你会不会不喜欢我了啊”
“怎么会”华山赶忙安慰面前的小祖宗,说是小祖宗,其实现在也只是个小哭包而已,而且小小一只好可爱,嘿嘿
“你那么可爱,我怎么会不喜欢你”
“嘤嘤嘤,难道我只可爱吗,果然你还是没有很喜欢我”
“不不不,你可爱你善良你大方,你是天上的仙女,不然你怎么会美丽动人,撩拨我的心弦”
“嘤嘤嘤,果然你还是爱我的”
小云梦高兴的往前走了一步
“啪叽”
小云梦摔在了地上,以脸着地的姿势趴在了地上
“噗”华山没忍住笑出了声
小云梦默默的缓慢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双眸闪着泪花,带着让所有人不忍心看到的委屈,小脸上还有一些脏脏的,显得有些滑稽
“噗”华山又没忍住笑出了声,这让面前的小哭包瞬间爆发
“嘤嘤嘤,你果然还是不爱我了吧,你以前都不会笑我的,你以前都会安慰我的,你以前都会扶我的,你以前都……”小云梦一脸委屈,边磨牙边控诉着以前的种种,言语中透露的都是现在的华山怎么变这样,以前你明明那么宠我,我只不过变小了而已你的人就变了,嘤嘤嘤
华山第一次发现,居然还有比自家云梦的泪腺还发达的人,那就是……
变小的小云梦
华山突然有点心累
“嘤嘤嘤,你居然都不关心我怎么变成这样,你变了,你变得不爱我了,你变的不细心了,嘤嘤嘤”
“那…请问你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你以为我会告诉你,我试药失败了变这样的吗,哼”
小祖宗,你已经说了嘞
“…没关系,这样也挺好的”来自某位憋笑憋的很辛苦的华山
“你果然还是笑了吧”
“…噗,没有”
“肯定有”
“…绝对没有”
“哼,信你一次”
“我来帮你清理一下你的脸,像个小花猫”
“哼,你才小花猫,你全家都小花猫”
“对啊,你就是我家的,我唯一喜爱的小花猫”
“……”
“哼!”小云梦傲娇的哼着走开了
“???”来自某华山的懵逼

【南北组】绫爷不怂就是亲

写了三个月真令人震惊(只是你懒)
与好友共同创作,是接龙吧大概……

取名废取名废……

“天依同学……”
不行不行,这样感觉好像不熟,重写重写

“洛天依……”
啊!这样感觉自己好凶啊!!!

“天依……”
这么亲密感觉有点害羞啊⁄(⁄ ⁄ ⁄ω⁄ ⁄ ⁄)⁄
“这周末有空吗?可以出来玩吗?”
会不会很突然啊,明明还不是很熟……
可我却那么喜欢你……

“我说乐正绫,你烦不烦,不就发个短信吗,磨磨唧唧的,平常的绫爷哪去了”
“可是毕竟是自己喜欢的人……”
“夭寿啊,绫爷害羞了!”
“小言子,几天不打皮庠了吧^_^ ”
“不不不,绫爷您继续!”

【发送】
发……发出去了!
好尴尬啊,她不回我怎么办?她不同意怎么办?她看了之后躲着我怎么办?她……

[好啊]

她同意了!同意了啊!
“小言子,她同意了啊!!!”
“哦……”
“我这周末一定要好好打扮!”
唉,恋爱中的傻小子……

周末,洛天依站在约定好的地点,默默等候乐正绫的到来。
“会不会来太早了?”看了一眼时间,她不免在心中嘀咕起来。为了避免睡过头、堵车、摔倒、车祸、被吃的拐走等意外情况,她也就早来了……两个小时左右吧。
……好吧,她承认自己很紧张。
没办法啊。因为、因为是阿绫的邀请……

“天、天依,在这等了很久了吧,抱歉来晚了”
笑话,我昨晚兴奋到后半夜才睡,不过一想到天依就不困了呢!
“不,没有哦,我也才刚来不久”
不久哦,才两小时
“那个,我们现在去游乐园吧”
很好的发出了邀请呢!
“好啊,我们走吧阿绫”
没有紧张,很好!

两人并肩走在路上,对话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互相不敢看对方,手也垂在两边不知道放哪,总之就是……
尴尬
天依悄悄将手靠近乐正绫,勾住了她的小拇指……
“天依?”
“不,我只是看你很紧张,抱歉!”
“噗呲,怎么会呢,这样真是可爱啊”
“⁄(⁄ ⁄ ⁄ω⁄ ⁄ ⁄)⁄”
‘不愧是我喜欢的人呢’
“什么?”
“只是夸你可爱啦hhhh”
“阿绫你又取笑我!”

到了游乐场,两人你看我我看你,都想找个对方喜欢的项目,一时间陷入了纠结。
“那个……”同时开口,二人都是愣了一下,“你先说吧。”依然神同步。
尴尬地对视了一会,乐正绫忍不住先笑出了声,“那就一起说吧?”
“嗯,那就,三、二、一——”
异口同声地说出了同一个地点,她们因为双方的心有灵犀而相视一笑。

“看来我们想的一样呢”
“嘿嘿,因为不清楚阿绫喜欢什么就只能靠运气了呢”
怎么可能呢,对于阿绫,我可是了解过的!
“那我们一起去玩吧”
“好耶!”

“阿绫怕高吗?”
“应该不怕吧?”
“是嘛,那就好。”
“这个不会突然……啊~~~”
为什么这么突然啊!
游客:耳朵好像在耳鸣

“阿绫你的嗓子疼吗?”
“不疼啊,正常”
“是嘛,可我耳朵有点疼^_^ ”
“抱歉,接下来我们去鬼屋怎么样……”
“如果阿绫想玩可、可以的……”
“意外有些胆小啊”
“哼,阿绫坏蛋!”
“好啦好啦,时候不早了,我们去吃午饭吧,等天黑了去摩天轮,鬼屋就放弃吧。”
“吃饭!阿绫最好了!我们快走!”
活捉一只呆萌的小吃货

在游乐园的各类饭馆上陷入纠结,对某位大胃王的矜持感到无奈,乐正绫拽着她的手随便进入了一家。
“都吃过去不就好了。”
略微汗颜的同时也有些感动,天依注视着为她点餐的乐正绫,脸上不由泛起一抹红晕。
如果和阿绫在一起的话,无论吃多少也没问题吧……
或许,把阿绫本人吃掉也……
“天依?”感觉被用看待食物的眼光盯着,乐正绫有些不适地扭了扭身子,回头正好与其视线相对。
“……”在脑中脑补一些无法言表的事情却被正主盯着看,不知是羞耻亦或是尴尬的感情令洛天依红透了脸。
误以为天依是饿了,乐正绫安抚似的摸了摸她的头发,“乖,马上就好了。”
“但是……我想吃……”鬼迷心窍地将内心的想法脱口而出,待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时,她看着乐正绫疑惑不解的神情,慌乱地挥了挥手,“没、没事。”

好险,差点暴露了……
你要镇定点啊!
天依拍拍自己的脸,将内心的想法压了下去
“天依你看看想吃什么”
“好的,我看看……”

“我要这个,还有这个,这个看着也不错我也要!然后还有……”
“天依……这么多我们两个吃的吗?”
“是不是点多了,我马上退一些”天依明显有些慌乱。
如果因为自己吃太多被嫌弃怎么办!
“没事没事,能吃是福,你应该也饿了吧”
阿绫……ಥ_ಥ

看着一道一道的菜肴被送上桌,天依早就忍不住动起筷子,只是对面的乐正绫一直没动让天依有些疑惑
这么好吃为什么不吃?
“阿绫?”
“什么?”
“为什么不吃呢?”
“我啊,只要看着你吃就饱了呢~”
“阿绫!哼,不理你了!”
都怪阿绫,说什么奇怪的话,害得我……也跟着变得有些奇怪了……
“慢点吃,没人跟你抢”

不由放慢了速度,洛天依偷偷瞥了一眼乐正绫,莫名有种被当成宠物包养的错觉。
“阿绫也吃点。”将最喜欢的食物递到她的碗里,天依露出一丝丝心疼的神情。
啊啊啊啊啊我超喜欢吃这个的,可是阿绫肯定也会喜欢吃这个啊,为了阿绫……忍住!忍住!
实际并不是太喜欢吃的乐正绫,“……”
糟了,天依太萌了,鼻血要留下来了。
“没事,你吃吧。”
“真的吗!太好了,谢谢阿绫!最喜欢你了!”
“嗯…嗯……”/(//////)/
于是一路便这样吃了过去。
随后又玩了会其他项目,待到日落西山,乐正绫看了眼时间——差不多了……

“我们去坐摩天轮吧,现在这个时间点还有可能在最高处看烟花呢。”
“是嘛!我喜欢,快走快走。”
“你先坐一会儿吧,我们等一下去摩天轮,我先接个电话。”
“好,你要快点。”

“准备好没,一定要完美!这可关系到我的终身大事!”
“老哥办事你还不放心,包在我身上!”
“就因为是你我才不放心啊……”

“天依,久等了。”
“我一个坐在这好无聊的!”
“抱歉抱歉,我们玩在去吧。”
夜幕降临,喷泉响起优美的音乐,喷出五颜六色的水花,随着摩天轮的而渐渐升高。

“阿绫阿绫!这喷泉好好看啊!”
“是嘛,你喜欢就好。”
感谢老哥,天依喜欢真是太好了!
摩天轮依旧在上升,在距离最高点一半的地方,乐正绫有些坐不住了……
我一会要怎么向天依开口啊!!!
(老妹,你不会关键时刻怂了吧!没事,天依不接受你你还有我。 滚。)
“阿绫,你有没有听过一个故事……一个关于摩天轮的故事。”
啊?
“一起坐摩天轮的恋人最终会以分手告终,但当摩天轮达到最高点时如果与恋人亲吻就会永远一直走下去 。”
所以?
“我喜欢你阿绫!”
诶?!
“不…不行吗……对不起……唔!”
一瞬间的柔软让天依的脑子差点烧坏了
我这是…被…被吻了!!!
“谁说我不同意了,”乐正绫的声音将天依唤回现实“我只是没想到是你主动而已。”
“那就是说!”
“嗯哼”
“吧唧,最喜欢阿绫了!”
呯,呯
窗外的烟花直冲天空,渐渐舒展开又消失不见,如同昙花一现
“我喜欢你天依”
“我也是”
“我爱你”
“我也是”

【妮姬】同居三十题 第三题 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第四题将无限鸽hhhh……(真的没脑洞了,最近一直在考试ಥ_ಥ

“妮可,有空吗?”
“有啊,什么事?”
“我有部一直想看的恐怖电影,想让你陪我看,但是不知道你……”
“我,可是,堂堂,宇宙第一,偶像,怎么会,拜倒在恐怖电影之下!”
“哦,那晚上看。”
“不要啊,小真姬,我错了!”orz
但真姬却像没听见一样,头也不回的走了,只不过没人看见她隐藏在阴影中担心的表情罢了。
明明声音都颤抖了,却还装住没事的样子,明明有的时候也可以依靠一下我……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来看电影吧。”
“……小真姬,能明天再看吗?”
“怎么?怕了?”
“我怎么可能怕!不就是恐怖电影吗!”
“请你不要‘飘’着说话……”
“哈,哈,哈,闭嘴吧你个小鸡胗!”
“……那等你看了电影……”
“不!!!我错了!真姬!真姬酱!小真姬!真姬爸爸!对不起!”
真姬一脸黑线,决定不去理自家恋人,而是自顾自的开始播放电影……

“呜……”
“既然都已经放了,那就安心看吧,不是还有我在你身边吗?”
“哼,我只是为了陪你才看的,才、才不是为了陪你呢!”
真姬只是轻笑不反驳。

“小真姬,我们这次看哪部啊?”
“不知道,我也没看过,难道你怕吗?”
“怎么可能,我可是宇宙第一偶像呢!”

“吼!!!”
“小真姬,啊啊啊!!!”
“没、没事吧妮可,你刚才不是说不害怕吗?”
“啊、哈哈、哈哈……”妮可尴尬的挠了挠头,躲闪着真姬的视线,冷汗不禁从脸颊滑落,嘴角略微有些抽搐……
“ni、niconico、ni!”
“既然害怕为什么不阻止我,这样我们就可以去看其他的电影了,就不会吓到你了。”
“因为我看小真姬你很期待的样,而且你又说没有看过,所以……”妮可有些害怕的低下头,双手紧张的握在一起。

“呵……”听到一声轻笑的妮可猛的抬头,就跌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那人身上独特的香味让妮可沉沦其中,让妮可因为恐怖电影而激烈跳动的心脏渐渐平静下来,妮可伸出手紧紧的抱住真姬,将头埋在并不丰满的胸前,独自喃喃道
“……安心”
“嗯?你刚刚说什么?”
“呼……”
“真是没办法啊……居然睡着了……”
真姬将妮可公主抱起来,仔细端详着她的睡颜,感觉纯洁的像天使一样,这毫无防备的样子,以后一定只能让自己看见。

“晚安”
在妮可的脸上留下一个晚安吻,真姬恋恋不舍的放下怀抱中的妮可,但不知是不是被刚刚那个吻惊醒,衣袖竟被紧紧扯住,但始终没有下一步动作,只听见她那仿佛是梦话一般的嘟嚷
“小真姬……留……”
“好好,我哪都不去,就在这陪你。”
“……嗯”
明知是梦话,却依旧愿意相信,我想,一这大概就是因为我爱你吧……

帮妮可盖好被子,真姬也钻入被窝里
“晚安”

【妮姬】同居三十题 第二题 一同外出购物

久违的更新,要中考了呢……( ̄∇ ̄)

“真姬,我们今天出来买什么?”
“你不是说家里的日常用品要换吗,你难道忘了?”
“哼,妮可我怎么会忘呢,我只是看一下你的记忆力有多好而已!”
真姬只是在一旁笑着,也难得的没有去反驳妮可。

“不说了不说了,我们现在去买东西!”
“一切都听你的。”
“这才对嘛,最喜欢你了!”说着便踮起脚尖在真姬脸上蜻蜓点水般的留下一吻。
“诶!”
没预料到平时傲娇的妮可也会偶尔来一发直球,真是不好接啊……
看着真姬泛红的双颊,妮可眼里的笑意却不断扩大。
“傲娇的小真姬真像个小受呢~”
“什么嘛……真是意义不明!”
“好啦好啦,我们该去买东西了,再不买,天就暗了呢~”
“……嗯”
“所以,不要害羞了哦~”
“咳咳!”

“小真姬!快跟上!”
“来啦!”
真拿你这个小恶魔没办法呢,明明每次都那样过分的戏弄我,却每次都犯规的笑容捕获的心。

“这个,还有这个,都拿了,哦,还有……”
“……”真姬推着购物车静静跟在妮可身后,尽管妮可没有搭理她,但她脸上却依旧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在身后注视着妮可的身影果然会有一丝妈妈带女儿出来买东西的感觉吧。

就在真姬陷入自己的想象时,妮可却因为身高迎来了一个人生难题……
为什么我要的东西会被摆的那么高啊!妮可我真的无能为力啊!!!

嘿咻嘿咻,我蹦,我蹦,好生气啊!我不信我堂堂宇宙第一偶像,怎么会被自己的身高打败!
真姬抬起头来,看着蹦蹦跳跳的妮可,不禁为她捏了把汗……
明明拿不到可以叫我嘛……
但妮可却没有注意到满头黑线的真姬,只是自顾自的蹦着……

咣当!
“妮可?!没事吧,还好扶住了……”
“呼呼……没,没事的,只是一不小心……”
“真是太危险了!你知道你如果受伤了我有多担心吗!”
“对不起……小真姬……”
“真是的,下次叫我拿就行了啊……”在妮可委屈的目光中,真姬从货架上拿下差点让妮可受伤的物品,将它放入购物车……
“呜……小真姬……”
……
“不要不理我,我错了嘛……”
……
“小真姬~”
真姬停下脚步,回过头静静地望着妮可,让妮可不禁有些心虚……
“小,小真姬……”与那双眼神没有任何波动的眼睛对视,看的妮可喉咙一紧,紧张的产生了吞咽的动作。
“你还在生气吗?”
“其实还有一点点哦。”
“那还有多么久也原谅我……”
“嗯……三秒。”
“3,2,1吗?”
“不。”
“那是?”
“这里。”
“嗯?”
真姬指了指自己的嘴唇,用略显低沉的声音说:“三秒。”
虽然不甘心,但妮可也踮起脚。
1
2
3
两人同时睁眼,一个看到的是恋人眼里的娇羞;一个看到的却是恋人眼里的狡黠。

“哼,行,行了吧!”
“我可以再生气一分钟吗!”
“滚!”
“呜……”

从超市出来,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但路上的行人却渐渐多了起来……
“妮可,时间不早了,我们……”
啾……
“妮,妮可!”
“下不为例!我只是看你很失望才安慰一下你而已,不要想太多!”
“嗷嗷嗷,妮可我今晚要吃番茄!”
“哼,看我心情!”
“妮可……QAQ”
“行啦行啦,番茄就番茄!”
“老婆大人最好了!”
“谁是你老婆啊!”

【妮姬】同居三十题 第一题 相拥入眠

不定期更新的三十题(因为没那么多脑洞)╮( ̄▽ ̄)╭

“不,不要离开我!”
妮可猛的坐起,惊魂未定的拍着胸脯大喘气,身上的衣服早以湿透,凌乱的发丝也粘在身上,头上的冷汗仿佛随时都会滑落一样,当然,这样的大动作也惊醒一旁睡眠很浅的恋人。
“怎么了妮可?做噩梦了?”真姬赶紧打开床头的灯。
“呜……小真姬,我好害怕你离开我……”
“不怕,我这不是在你身边吗?”真姬有点无奈的摸了摸妮可的头“真是的,又开始胡思乱想了。”
“但是,那个梦很真实嘛……”
妮可有些委屈的低下头,真姬看见了,伸出手指挑起妮可的下巴,强迫她忘着自己,接着,凑到妮可的耳边
“听好了,你是我的女人,对于我的女人,只要我不抛弃你,你就永远别想离开我。对于这种梦,你也不必相信,难道你没听说过,梦,都是反的吗……”
真姬顿了一下,妮可疑惑的扭头想查看一下情况,却被准确的捕捉到了嘴唇,感受着嘴唇上传来的湿润与轻柔的吮吸,妮可感觉自己已经深深的陷入了这温柔,缓缓的闭上眼,任真姬摆布。
真姬也在细细的品味妮可唇的味道,牙齿不经意的擦过柔软的嘴唇,看似无意却在刻意中放轻力度。
一吻完毕,妮可的双颊染上了淡淡的绯红,有些躲避着真姬直白的眼神,真姬轻笑一声,也不急着开口,只是静静躺下看着妮可,直到被看的受不了了,妮可才开口。
“看……看什么看!我知道你不会离开我了啦!你……笑什么笑!不要笑了!”
“哈哈哈……你的反应真有趣。”真姬伸手擦了擦眼角并不存在的眼泪,眼里满是笑意。
“哼,睡觉睡觉!去关灯!”
“是,老婆大人。”
“谁是你老婆大人啦!”
“谁应就是谁咯”
好生气啊,可是还要保持微笑
“把·灯·关·了,我·们·去·睡·觉。”妮可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句话,让真姬感觉自己的后背一凉,但也听话的关了灯。
“啪哒”
房间重新归入黑暗,真姬却也不急,以自己对于妮可的了解,可不比她本人少,不出多久,她一定会来找自己。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妮可却迟迟不开口,这让真姬有点慌乱。
难道刚刚惹她生气了?不可能吧!
正当真姬内心无比纠结的时候,妮可的声音响了起来……
“小真姬……”
真姬愣了一下,不禁有些疑惑
“……嗯?”
“那个……”
“什么?”
“就是……就是我能不能抱着你睡,做了噩梦之后,有点……睡不着……”
完全可以想象到妮可现在的表情,一点是满脸通红,内心纠结吧,想到这真姬轻笑一声,却引来妮可不满。
“如果不同意就算了!”“可以哦”
“诶?”
“没有妮可抱在手中,总感觉少了什么,内心有点空荡荡的呢。”
“哼,这可是你说的,才不是妮可自己想抱你的!”
“是,是,是我说的行了吧?”
“真的是,和哄小孩一样……”
“那你抱不抱?”
“抱,抱!”
“呵呵,在我心中你永远是个小孩。”
“太犯规了真姬!”
嘴上这么说着,妮可却慢慢挪到真姬身边,抱住了她,将头埋在她的肩膀上。
抱着小真姬的感觉真是一如既往的安心啊。
听着身边人渐渐传来的平稳呼吸声,真姬笑着凑到她的耳朵旁边轻轻的说:“晚安,做个好梦,梦里要有我哦。”
在黑暗中,真姬没发现的是妮可通红的脸颊。
所以才说,小真姬你真是太犯规了呢……

【绘海】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难得的绘攻(´▽`)

唉,还是忍不住偷偷来图书馆找绘里学姐,她这次应该也在吧……
白皙的皮肤,耀眼的金发,和那似乎能包含一切的向蓝天一般的眼眸,那个人的一切都在吸引着我,我却不知道她对我的感情……
进了图书馆,海未找了个离绘里不远的位置坐下,此时的绘里一边听着音乐,一边转着手里的笔,似乎在发呆。
像是感应到了海未的目光,抬头对她露出了一个微笑,明明平常的不能再平常,却让海未的心跳漏了一拍,脸蹭的红了,低下头不敢看向她。
真是个容易害羞的孩子啊~
“学姐,你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吗?”
海未壮着胆子把书本递过去,脸却不敢面向绘里。
喂喂,我有那么可怕吗!
绘里摘下耳机,耐心的替海未解答,直到她写下最后一个字绘里才缓缓开口:
“呐,我也有一个问题要问你。”
“是…什么问题?”海未有些紧张,因为她想象不出,到底怎样的问题才会难住面前这位近乎完美的学姐。
“请问,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海未心里一阵窒息,手脚有些发凉,微张的嘴巴不知道怎么回答,脑中只剩下一个念头:
学姐有喜欢的人了?
海未略显苦涩的回答:“我认为喜欢一个人……”
不等海未回答完,绘里就凑进去在她的唇上轻啄一口,嘴里还若有所思的说:“哦~原来是这种感觉。”
海未捂着像喝醉了似的脸庞,她怎么也想不到,绘里居然会突然凑过来亲她,这可是她的初吻啊!不过现在重点不是这个,学姐刚才的样子就像是在表白!不不不,怎么可能!
虽然心里这么想,却还带着些许期待的开口:“那个…我还不是很懂,能、能再来一次吗?”
这次回答海未的是绘里的唇,灵巧的小舌钻入因惊讶而微微张开的口腔,疯狂的掠夺着里面的空气,两条小舌互相交缠,完全不给对方喘息的机会。
良久,唇分,拉出一条银丝,海未正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脸上是无法掩盖的通红。
“现在懂了吗?我、的、小、海、未”绘里在一旁微笑着,“我的小海未”几个字故意被她加重,海未现在只想找个洞钻进去。
“如果不懂可以再来一次哦~”
“不、不用了!”突然想起是在图书馆,海未只好小声的对绘里说:
“我喜欢你绘里。”
“我也喜欢你海未,还有学姐禁止哦~”

【绘海】吸血什么的太破廉耻了!(3)

啊……太久没更了╭(°A°`)╮

完结撒花~( ̄∇ ̄)~

她穿上婚纱,纯白的裙摆被裁制成无数皱褶的裙子。一层轻纱柔柔的给褶皱裙上蒙上一层薄雾。袖口参差不齐的蕾丝花边更显柔美。从肩头上向下螺旋点缀的花藤上朵朵白色的玫瑰,剪裁得体的婚纱,蓬起的裙摆,让她如同云间的公主,优雅而华丽。
“你将是这场宴会上最完美的人。”
“谢谢”

一身黑色西装称托出女子修长的身材,修长的双腿更是让人好生羡慕,略显病态的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些许微笑,闪烁着的双眼带着幸福的笑意,手上还握着一束玫瑰,那上面还带着清晨的露水,闪耀着光芒,但水晶一样,但此时此刻,却败在女子眼曈中的光芒。

“小姐,您现在还不能进去,要等到婚礼开始。”
“那我也不为难你,请帮我把这朵玫瑰送给我的新娘。”
“好的,请小姐耐心等待。”
“期待着你,我美丽的新娘。”

随着悠长的婚礼进行曲,大门终于被推开,吸引了所有宾客的目光,不只是因为她是新娘,也是因新娘太美了,惊艳四座,连女孩们也自叹不如。
纯白的婚纱上别着一件原本不属于装饰范围的物品,是一朵红玫瑰,也是海未对绘里的情感,同时这朵玫瑰也正恰好的衬托出绘里那因为喜悦而微微泛红的白晳肌肤。

“真是吸引了大家的目光呢,我美丽的新娘。”海未在绘里手背轻轻一吻,引得全场惊叫声此起彼伏。
“我帅气的‘新郎’不也同样吸晴吗?而且今晚你可以看个够,日后也同样不会少。”绘里轻笑一声,又引来全场的惊乎。
“嘘,大家安静点哦。”

“请问海未小姐愿意迎娶这么小姐吗?无论生老病死,无论……”
“我愿意!”不等牧师说完,海未便打断了牧师的讲话,牧师也只是笑,表示自己并不建议。
“请问绘里小姐是否也同样愿意嫁给这位小姐?……”
“我愿意。”这次的绘里干脆不听牧师的誓词,直接打断了牧师,让牧师不禁有些头疼,这两人怎么一个性子呢,唉。不过婚礼的顺序还不能乱,牧师略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装容,又开始继续主持。
“戒指代表着婚姻,它完美的圆环象征着生命与爱,代表着不朽永恒的爱情,既然你们都用心灵做出了爱的承诺,就把你们精心准备的锁定今生的爱情指环赠与所爱的人吧。那么请新娘先为新郎带上戒指。”

一直站在绘里身后的妮可递过手上的小盒子,里面静静站着一枚戒指,但上面的不是钻石而是海蓝宝石——海未的诞生石,绘里伸手将海未的手牵过,把这枚戒指戴在海未左手的无名指上,轻轻的摩挲着,像欣赏一件艺术品一样。
海未露出一个笑容,从真姬手上的小盒子中拿出戒指,不同于绘里送的诞生石,而是一枚钻戒。
“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海未一边说着一边为绘里戴上戒指“希望我们的爱情也可以像这颗钻石一样。”
“礼成,新郎新娘可以互相亲吻了。”
就让我们在这场婚礼上留下象征着一辈子的誓约之吻。

“新娘快扔花球吧!”“请务必把花球扔到这里!”“新娘……”

绘里背过身,将手上的花球轻轻一拋,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落到了妮可的手上。

“恭喜啊矢泽小姐。”
“看来矢泽小姐也要拥有真正的爱情了。”
“矢泽小姐……”
“矢泽小姐……”

站在远处的真姬不愿看到妮可被宾客们团团包围,快步走过去,从人群中将妮可拖了出来。
“诶,真姬酱?”
“咳咳,各位宾客们,其实今天除了海未的婚礼外,我也有一件事情要宣布!”
“那就是……妮可已经订婚了,她的未婚夫就是我!”
宾客们顿时哗然一片,有的宾客则提出疑问:“请问西木野亲王,你们是什么时候订的婚?”
“说来惭愧,一直隐瞒着大家,她手上的戒指就是订婚戒!”
“那真是恭喜西木野亲王了。”
周围的人越来越多,真姬显得有些应付不过来,对着海未偷偷使了个眼色,海未立即点点头打断了想继续询问的大家。
“咳咳,大家可以一起去用餐了!请各位移步到餐厅用餐”
真姬拉着妮可离开时默默对海未伸出了大拇指,然后就走向餐桌,妮可则是一脸笑意的跟着真姬。
唉,如果不是真姬使了个眼神,真想看她那为难的表情呢……

“绘里,我真的好爱你啊。”
宴会结束后,绘里抱着一身酒气的海未回了房间,显得有些为难。
“海未,先去洗漱一下,然后去睡觉。”
“不要!你和我一起洗!”
“好好好。”

褪去身上的衣服,缓缓进入浴缸,看着因为喝醉而染红的脸庞,心中动了动。
“绘里!”
“嗯?如果不想洗就去睡吧。”
“不是哦~”
“那是……唔!”
“我们的夜晚才刚刚开始哦~”